AdvancingW

【老九门】最难做的是第一桩生意

这是一个能热出人命的下午,三伏天的毒太阳烤得小棚子活像个蒸锅,这棚子就搭在长沙城北门进去的集市头。棚子虽小但打眼就看得出从里到外都是崭新崭新的。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青年专注的坐在棚子里有模有样的掐指算着。
两个月前老八爷就联系了上等的料子,亲自动手做好了这个棚子,齐家三代单传,自己的儿子颇有天资,可就是从小条件优越,书虽然读了不少,但这云游道方奇门术数看书是远远学不来的。根据齐家家训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看众生相,十六岁成人礼开始要三年内算千卦,而算过万卦才有资格继承祖业。老八爷这一脉正好是齐家第八脉,自己在族中排行第八,儿子恰好也是排行第八,这齐氏一族有近千年历史,算命搭脉,驱尸画符,传到他这里已经弱化很多了,但对于常人卜卦,给土夫子建议之类的是信手拈来的。
这小八爷平日在家里舒服惯了,又听腻了父亲给人卜卦那一套,奈何已经十六岁按祖训需要自已出来行走江湖,算来一天要算上三五卦才够数,坐了一上午不见有客人来,又不好自己下地招呼。于是掐指算自己今日能算上几卦。
群龙无首,吉。大利东方。
这就是说,今天恐怕是做不到挣钱的生意了,不如往东边走走看。操着罗盘往东边看去,一个穿着素净的乡村少年吸引了小八爷的视线。这人衣衫虽然干净但很旧,满面风尘,背了个很旧的小包袱,看面相是外地人,又像是刚经历过有家人去世,甚是奇怪。齐家一向仁义为先,如果这人愿意定要好好给他算上一算,不过这要看缘分了。
异乡少年一路走来步态像是练过的,但步履虚浮,生的骨相极佳,却面露倦容。似是在打听什么人,问的都是年长者。
这小八爷摇了铃铛叮当响。“这位大爷我看你面色凝霜是家里刚有老人过世吧,万万不能给外乡人指路。”那老人家叹了口气对那外乡少年摇了摇头走了。
那外乡少年也不恼,平静的看向这个自称是算命很准的少年。“兄台,听口音是北方人吧,我看你面露倦容,风尘仆仆,目光闪烁,可是来寻人的吧?”少年看上去已经热晕了,慢慢别过头。张启山寻亲至此,一路艰辛,遇上的奇葩人也不在少数,一时问不到可以慢慢打听,现在重要的是找口水喝。“来来来,看你也不着急,不妨先在我这坐下,喝碗绿豆水解解渴”听见有水,又见这算命的如此真诚,张启山也是性情中人,觉得道不同不相与谋,但为了这碗水定要好好谢他一谢。张启山会心一笑正要转身坐下,忽觉疲惫无力,天旋地转,尽量稳住身形。“你有何困难尽管说出来,贫道给你算上一算,这奇门术数我是最为擅长的,找人……兄台……你没事吧?”齐家小八爷眼看着那少年转过身来,想方设法让他算上一算好开张,但见两行发黑的鼻血顺着他鼻子流下来,身子摇摇欲坠,隔了一道桌子,竟眼睁睁看着那少年眼白上翻倒了下去。
这可急煞了小八爷,第一天开张就遇上这么不吉利的事,第一个客人居然倒在了算命摊前。这份苦啊,真是不该多管闲事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23)